山内岩华小说网>都市青春>恋父癖 > 第五章 “诱饵”
    连着几天林平生没有见到宗霖来过医院不过只是个前分工司员工加上临时司机的身份,左手轻微的破皮还好,但是右手一时好不了也意味着开不了车了,林平生出来办出院手续向护士问:“前几天来的那个人呢?”

    “你兄弟啊他说不可能来了叫你好好休息,十万的医疗费不眨眼的就出了你该好好感谢他请个饭。”

    有钱人就是这样,自已是被宗霖打伤的还有人替他说话,林平生黑着脸拿了收据就走了,上面有宗霖的联系方式但还没傻到直接打过去。

    现在这个样子想接近人更难,林平生没有时间等,他需要快速踏进宗家里去稳定然后寻找机会,不能联系宗霖只能去制造偶遇。

    “宗哥听说你很会唱歌要不给大伙来一个!”

    外面大雨倾下,宗霖和朋友们在这里庆祝老友的生日,这几天发生的事让他有些心情低落,但现在还是要给足气氛。

    “别瞎闹一把年纪了哪有年轻人会唱?”

    “寿星在场你不唱?”

    “来一个!来一个!”

    “服了你们我就随手哼两句,想看见世界的样子,努力的飞翔......”

    “好!好!干杯!”

    林平生来到宗霖回去的酒店,正想进门却被人拦住:“对不起正门这里不欢迎要饭的,从这里去后门有免费的饭菜。”

    男人左手打伞右手被绷带缠着,身上的衣服也很朴素,眼睛扫了下里面的宗霖就走了,等散完伙宗霖去开车时林平生拿着酒店送给流浪者饭出现在他面前。

    “是没找到工作吗?”

    是自已把林平生的右手打伤了,宗霖事先提醒:“我是一名父亲,所以宗育恩无论怎样他的名声由我来负责,除非是天大的错误。”

    “和自已父亲上床?”

    “家事不是你这个外人说得算的!”

    宗霖掏出手上仅有的钱给他说:“手的伤是我打的,你发疯的时候也是我救的,医疗费加上这些钱我们两清,你没有证据去造谣我们父子之间的事后果自负。”

    林平生厌恶般的收下这个钱,讨厌着自已的屈服还有宗霖的虚伪,雨势很大,宗霖的车无法发动,这条道路直接被封了只好回去住酒店里,林平生觉得自已的机会来了,等宗霖走后他从安保处偷了一把锤子出来,好在停车的位置是监控死角,这辆车的后备箱里有宗育恩放的跟踪器,只要拿出来就方便以后下手时不会被人找到。

    砰!砰!砰!

    打开后备箱,没有看见小型圆形称重器,这件物品里面内置了信号装置,在书中宗霖从头到尾都没发现过,但现在空无一物,唯一剩下的就是装礼物用的盒子和礼带,但都没有折起,看似是宗霖要准备礼物给宗育恩,从宗育恩提要求后宗霖每天会带不同的小礼物给他,林平生算起日子宗育恩的生日会要到了所以后备箱才会空,没有收获只有把这辆车给砸了,宗霖的性格非常好所以不会找人麻烦,像他这种人失去一辆车有什么可惜的,林平生深呼吸一口然后每一锤都用力砸下去。

    “还是没有查到是谁干的吗?”

    “对不起先生您恰好停到了死角位置,我们也无能为力。”

    宗霖担心是其它旁支搞的鬼,现在是竞选期间人人都想接替下一任家主位,保不齐有很多人针对,车上又贴上了和之前一样的纸条“虚伪的清高者”,看来要做点反制手段让暗处的人露出马角来。

    喝酒是林平生能麻醉自已的最好方法,右手不能早点康复就代表一天都接近不了宗霖,蹲了几天宗育恩根本就没来,只有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一直在喝酒玩乐,其中一个青年朝林平生方向走过来。